毓茗

祝羽玄他这个人吧,是披着一层谎言去触碰光明的,扯开这层皮囊,就只剩下一身血淋淋的筋骨,然而筋骨也是肮脏的,拿不到太阳底下来说话。

他踏的是一条不归路,如薄冰亦如刀刃,下头是万丈深渊,一不留神跌下去,就只能落个粉身碎骨贻笑大方。

寒风日日夜夜地拂过,黑暗也如影随形。

可他眉梢眼角都挂着笑,叫你看不出半分伤痛来。

你非得把他这个人剥开,从那血淋淋的皮肉里提出筋骨,捧在心上捂热了捂化了,才能勉勉强强地品出那么一点儿绝望,余下的都被他埋在眸中那一汪桃花水下头。

看到有人说他是浴火重生凤凰涅槃,我不敢苟同。

他这样的人妄想去触碰光明拥抱光明,是飞蛾扑火。

所以他不曾拥抱过那些美好而虚妄的东西,他看似于红尘中寻不得归宿,实则未曾踏入这红尘半步。

只当是一场长梦,不必醒。

猛吸一大口然后滚去睡觉_(:з」∠)_